字体
关灯
书架管理返回目录返回书页
第一百八十八章 进展(第2页)

斤酒,一边喝一边吃。他的谈兴正浓,便说这里有一句俗话:吃饭没酸辣,龙肉都咽不下。鲜酸香辣就是这里菜的特点,不吃一吃真是有点可惜。

听了这句话,张立平深以为然,他来的时候心忧父亲的安危,自然是无暇顾及其他,此时心里渐宽,也就渐渐放开,这家伙素来就认为人生苦短,当及时行乐,于是便根据祝老大所说的,又点了几样菜,先上的是一碗酸汤,这里的酸汤可不是简简单单一碗醋,酸汤也分类——菜类酸、鱼类酸、肉类酸、米类酸,都是靠生物自然发酵而成,

而根据老板说的,像面前地这一道番茄酸汤就是用西红柿慢慢熬出来地,一喝之下浓浓的酸鲜味让人喝了一碗还想喝二碗。接着就是一大盆子油红油亮地烧鸡公一端上来,扑鼻一股辣香气,人就慢慢地在那一块块酥软的鸡肉里享受了。

那可是“香辣”,可不是那种边吃边掉泪的干辣不香。老板又上了七八道菜,分别属于油辣、煳辣、干辣、青辣、糟辣、酸辣、麻辣、蒜辣等系列,有的辣得大汗淋漓,有的辣得回味无穷。

比如后面上来的鸡辣椒,其它地方绝对没有的,本来是用作蘸水,因为主料是嫩嫩的鸡丁,自然比一般的辣椒多了一种鲜香味。不要说用鸡辣椒作调味品,就是当作一道菜也不为过。

吃饭时候,张立平自然便问起别来的情由,也有意无意的问起这两口子为什么忽然外出原因,结果再一次听到了这两个熟悉的字:爱去♀小说网♀wWw.IquXS.cOM

“河神!”

原来,自从那日张立平一行上来遭受河神袭击以后,这里就陆续发生了几起遭受袭击的事故,虽然只是较小程度的袭击,但以往的往河中投掷血食的方法却已经没多少效果,这证明一来河中的河神智力很高,上过一次中毒的当以后,便不会上第二次,二来则表示河神的数量并不多,大概也就只得两三条,否则投掷血食的方法也不会失去效果。

事实上这河神是很难被寻常毒物所毒到的,否则也不会在这长河中生存繁衍好几百年,如果张立平没有猜错的话,其本身的肉就具备了很大的毒性,若非那天的搪瓷缸里是浸泡过尸之魄的毒水,那么只怕也不能让这东西落荒而逃。

要知道尸之魄的性质不仅阴,而且邪,是一种非常霸道的可怕毒物,张立平携带它的时候,全是用特制的东西事先包裹后才敢放到身上,根据古书记载,它不仅能驱除昆虫,更是起到完全杀灭的效果,并且连鬼物邪崇都能隔绝。七大恨里以它入药,取的根本就不是它的本身,而是将成药与它放在一起十余分钟,起一个炮制的作用,从而将药物本身的毒性吸附去。并且那时间也要掌握得极其精确,放在一起太久,药物就反而容易被尸之魄的毒性所沾染,放的时间不够,那么药物本身内在的毒性就会有残留。

而祝老大两口子的离去,就是他们的一位亲属又遭了河神袭击,人是救起来了,船却被破了底,沉在了下水,祝老大在这方面是一把好手,又是至亲实在推脱不开,就只得赶着去帮忙弄船的。

下午在祝老大的帮助下,张立平去到了一处有电话的人家里,联系到了许万龙,这个沉稳的男人声音依然阴冷,连话语也异常简洁:

“有眉目,有难度。”

对这个桀骜不驯的剽悍男人来说,这六个字已经将他目前的状况交代得一清二楚了。有眉目的意思自然是说,张家往日所面对的那些仇人并非铁板一块,或者干脆是没有将陷害张华木的事情放在心上,所以已被许万龙拿到了线索,至于有难度,那自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接下来张立平便将别后的事情对祝老大大略说了说,言明可能还会再在这里耽搁一段时间,依然需要他们等待,至于耽搁的一切损失,都会给予补偿,这对夫妇自无异议。

结果下午天快黑的时候,张立平却又走上了回去郑家坝的山路上,这却是他作茧自缚的后果,来的时候他为了取得河神的一些资料,故意的用某些隐晦的方式将何老头忽悠了个透,这老头子却深信不疑,一直赶着催他上路,张立平看着这老头子满面的苦相,实在是说不出推辞的话,但是此时两腿上传来的一阵阵酸麻却让他感受到,骗人这件事其实受害的并不仅仅是被骗者,连骗子其实也需要付出很大代价的。

[]

( )
上页目录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