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书架管理返回目录返回书页
382 这届小贼(第1页)

夕阳挂在天边像个巨大的火球,彩霞为万里镇披上了一层金黄色的霞帔,今儿这天空,漂亮得有些诡异。

池月站在自家窗口,望着天际,回忆着上一次特大沙尘暴发生的时候——两年前,《星空行者》节目组的拍摄期,她突然有点奇怪,自己选个婚期居然又撞上了这么个好时节。

心情稍欠,她站在窗口许久未动。

于凤走进来,轻轻靠近她,站了片刻,以为她没听到,又咳了一声。

“囡囡——”

池月回头。

母女相处多年,她对于凤是了解的。

于凤对她的称呼一般有三个,“池月”、“囡囡”和“月月”,亲昵程度都一样,但用的地方却不一样。正常情况下于凤会叫她的名字或者“月月”。而她叫“囡囡”的时候,总是有些欲言又止的话,难以出口。

大概在于凤心里,“囡囡”是最亲热的称呼吧。

池月笑了笑,“怎么了?”

于凤不答反问:“你在看什么?”

池月望一眼窗外,眯起眼,“这天看着真漂亮。可是这么漂亮的天,为什么就要有沙尘暴呢?”

沙尘暴一来,漂亮的万里镇会变成什么样子?橙色预警的沙尘暴带来的破坏性灾害会有多强,谁都无法直接预估。

于凤嘴皮动了动,也不免多出些担忧。

“……也许老天就见不得我们过上好日子。”

池月扬扬唇,没说话。

于凤又问:“早知道把婚期提前两天好了。唉,凑在这节骨眼上。”

池月心里也有些担心,但是在于凤面前说这些负面的话毫无作用,她安慰不了也解决不了,只能更担心,与其如此,不如什么都不要说。

“乔东阳都安排好的,不会有问题,你就别操心了。”池月安慰道。

“小乔办事,我当然是放心的。”于凤点点头,但脸上的忧色没变。

显然,她不是为这个事情来的。

池月眉梢挑了一下,“怎么了,你是有什么事吗?”

于凤知道逃不过她的眼睛,沉吟一下,叹气说:“你爸爸和你姑他们……真的就不请了吗?”爱去小说≠网≠Www.IQUxS.cOM

“嗯?”池月眉心皱起,“这个问题还有讨论的必要吗?”

大家都撕破脸了,再请多没意思?

池月看着于凤愁眉苦脸的样子,哼声一笑,“你们这一代人就是活得纠结。妈,当初你决定高调通知亲戚朋友来参加婚礼,不就是存了心要打他们脸,要扬眉吐气的吗?现在效果不是很好,你该高兴。”

被女儿说中心事,于凤眼神有些复杂。

“是……妈这辈子活得太憋屈。我闺女有出息,我是想让那些看不起我们母女的人瞧瞧……可是,他们毕竟是你的血亲,脸打过了,气也还回去了,咱们要是不准他们参加婚礼,会有人在背后嚼舌根的,明明是他们不对,到头来,就变成了我们的不是了。尤其是你,人家会说你六亲不认……”

“噗!”池月笑了。

“我怕谁说?”她双手揽住于凤的肩膀,盯住她的眼,笑盈盈道:“妈,咱们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的。更何况,你当真以为那些来参加婚礼的人,都希望我们过得好?”

她的话,让于凤一愣。

池月哼了声,沉下脸来:“这个世界上,真心希望你过得好的人,没有几个,大部分人都是我们生活的局外人,不必理会,更不必为别人的想法为难自己。爱说说去,让他们羡慕嫉妒恨,你啊,把胸口给我挺起来,泼辣劲儿使出来,谁敢说三道四,你就给我喷回去!”

于凤嘴唇一抽,被她说笑了。

“你啊!就是这张嘴不饶人,真是像极了年轻时候的我……”

“那可不一样。你年轻时,肯定没我好看。”

“……谁说的?没我会有你吧?你妈年轻的时候,有的是人喜欢。”

“嗯,这到是,现在不也有人喜欢吗?你去跳那个广场舞,我看好几个老头子对你有兴趣……”

“去去去,没大没小!”于凤嗔怪地瞪她一眼,末了又是一叹,“别人的嘴我可以不管,就是你那个爸,我有点怕……”

“怕什么怕?他未必还敢打上门来?”

上次来家里闹事被派出所带走,池忠勇因为违反《治安管理处罚条例》被拘留了七天,池月一开始还担心他们不肯消停,会接着来闹事,没想到进去这一趟,他到是学乖了,不仅他本人没来,就是那个姑妈和那个弟弟也没有再来过。

背地里有些风言风语,池月是从来不关注的,只当没有听见。

大概是于凤听得比较多,整天忧心忡忡。

“不知道为什么,你爸这次回来,我总觉得有哪里不一样。”

“呵!”池月冷笑,“我都二十多岁了,他能不变吗?妈,岁月是把杀猪刀,人都是会变的,不过坏人骨子里还是坏人,这一点,他从来都没有变过……”

于凤瞅她一眼,没吭声。

池月沉下脸,“你千万别告诉我,你还喜欢他?”

于凤瞪她一眼,“瞎说什么……”

这一把年纪了,什么爱什么情都已经磨没了。

她只是担心,“你爸这个人,向来是不肯吃亏的,报复心也重。这次你让他栽了个大跟头,他会就这么算了?这事我怎么琢磨就怎么不对劲儿……我寻思对待这种人,最好是不要招惹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他想做这个岳父,你就满足他这个心愿,让他找不到理儿来挑你的刺……”

“开什么玩笑?”池月是绝对不会服软的,“我一辈子只有一次的婚礼,凭什么委曲求全?”

“月月……”于凤叹气:“你还小,有些道理你不明白。有一种人,他就是跳骚臭虫,给人添堵来的,咬不死你能膈应死你。”

“我怕他?来就来啊!”

于凤叹息,“你说你爸要是三天两头给你找事,你这小日子怎么过,怎么省心?再怎么说他都是亲爹,你能拿他怎么办?我左思右想,不如咱们退让一步,看看大家能不能放下恩怨,假装……”

“我没法假装!”池月有点生气了。

她能理解于凤的软弱,但是不能忍受她逼迫自己一起软弱。

“他不是我亲爹,生死与我无关。还有——”池月突然目光冷冷的盯住她,“我不想再听到这个人的名字,如果一定要提起,请你不要说‘你爸’这两个字,我很不高兴。”

……

晚饭池月没在家里吃,约了王雪芽和孟佳仪几个。

正好乔东阳从航天城过来,屁丨股后头还跟了个郑西元,乔东阳打电【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】
上章目录下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