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书架管理返回目录返回书页
第1661章 踏出自己的路(免费)(第2页)

,能够遇上您,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……”

他自幼心善,懂得感恩,但却发现,没有什么可以报答楚风,似乎只有常伴父亲身边,才是唯一的回报了。

可是,他却知道,自己不可能长久的走下去了,终究是要陪妻子离世。

楚风点了点头,他不强留,因为,本身也留不住,在这个年代连他自己都要争渡,拼尽力量才有机会成就红尘仙果位,要经历死劫。

他没有办法让心中早有决断的楚康陪着他上路,事实上,他现阶段也无法帮人逆天改命。

又过了八百余年,楚康夫妻二人终究是走到了生命的终点,最后这一天楚风赶了回来,为他们送行,他们挣扎着起身,要跪下去,但立刻被阻止了,这一日两人带着笑,平和地离世而去。

楚风伤感,在这个时代,两人对他来说,已经算是最为重要的人,被视为亲生的孩子。

他亲手将两人埋在选好的墓地中,久久凝视,不愿离开。

红尘炼心,他不愿涉及到自己的家人,但却避不开,他只是想陪自己的孩子走过一生,尊重他们的选择,最终依旧要面对这种心酸的画面,看着两个孩子慢慢老死在岁月中。

虽然他不想这样面对,但这却也自然而然的符合了红尘问仙路的历程,刻意必败,真心有成,自然而生。

在这破败的天地中,没有灵粹可纳,天地精华稀薄,唯有在这红尘中去渡,去感悟,才能成就至强之身,以曾经破败的心,蕴不灭的信念,如贝中珍珠的形成,肉与沙的纠缠争斗,血淋淋,方能磨砺出至坚至强的意志,才会有超越其他仙级进化者的道果。

最后的亲人逝去,举世茫茫,只身独立,楚风叹息,真的再也看不到同时代的人了。

楚康有不少后代,但相隔很多代后,他们都不认识楚风,而楚风也不愿再与那些年轻的面孔有过多的交集,在这个时代,付出真心,最终收获的都是伤感。

送走亲人一次后,他就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。

此后,楚风彻底离开了这座小城,走向无垠的大地深处,路过一个又一个种族的国度,走过无尽的山河。

在此过程中,楚风始终没有动用石罐中仅存的那颗种子,纵然有时找到稀有的异土,他也只是收藏起来,并未尝试让种子生根发芽。

红尘争渡,这才开始,他要坚定的走下去,依靠自己的力量打破桎梏,成就红尘仙。

关于种子,他不是放弃了,而是等到靠自己突破后,再去体验花粉路,看能否进一步在同境界的极尽给予自身弥补,甚至提升。

因为,他想要最强大的道果!

他的敌人太强,如果他不能够在每个境界都走到极点晋阶,那么他的修行毫无意义。

前路可怕,厄土中的数位始祖给予了他无边的压力感,连荒与叶都战死了,他只身如何去决战?

现阶段,他还没有任何杀死始祖的办法,有的只能是脚踏实地,稳步的前行,走最强的路!

无论是哪个进化体系,都绕不开红尘仙,这是必经的节点,所以他放下了种子。

甚至,他已经在揣摩自己的路,任何人想走到绝巅,想真正无敌天下,都必须要有自身独一无二的路才行。

“学我者生,似我者死。”

这是死去的英灵中,有人告诫后人的话,一代一代流传下来,楚风觉得,的确很有道理,无价。

任你天赋再高,资质再好,如果最终不能走出自己的路,也不过是笨拙的模仿他人,走不到最高处。

只有自己才能明白,什么才是最适合自己的,自身的感悟,自身关键节点踏出的有灵性的路,那才是最强的。

学前人法,看诸贤的经书,那是积累,那是初步上路,最后,一定要有自己的道。

这些年来,楚风为了走最强路,一直在摸索着前行。

花粉路的法,他拥有各种法门,此外妖妖将女帝的经书也传给了他,这是无价之宝,可以参悟,可以去借鉴,回过头再完善自己的路。爱去小⊥说网⊥www.Iquxs.cOm

想到妖妖,哪怕过去了很多年,他也一阵的心中发堵,黯然神伤,太可惜,太遗憾,那样一个光芒照人间的女子,如果给她时间成长,会走到什么领域,根本无法预料,她的天赋太惊人,没有上限。

“其实,我早已有了方向。”楚风轻语,这些年,他大致确定了自己要走的路。

但现阶段,还是主要以积累为主,没到完全踏自己路的时候。

这一切都要等他成为红尘仙再论,再去深入的研究。

积累,不断的夯实红尘路,研读各种经文,在未来拓出自己的路前,先行筑下最坚固的根基。

当楚风接近一万岁时,黑发彻底白了,他摸着如雪的发丝,一阵默然,在这绝灵年代他渐渐老去了。

他还未成仙,这样下去,必然不可避免的要经历前贤所记载的红尘死劫。

他不想避开,也避不开。

“当年,我虽然借助过时间至宝修行,寿元有所损耗,但在那个年代,我是从血气鼎盛时期活下来的,相对现世来说,折损的寿元不是很多。”

毕竟,在那个时代,许多强大一些的修士动辄就是能够活上百万年的。

楚风推演,依照他的身体状态来说,在这绝灵年代,他可以活上一万多岁,最少还有千余年可活,再乐观一些的话,或许有数千年的生命岁月。

花粉进化路,前人留下的经文很多,更有女帝走过的路,无敌光彩似透过万古时空传来。

楚风研读,开始为红尘死劫做准备。

他坚信,他可以成功,在这条路的尽头,在老死前,再活出新生来。

数千年后,楚风全身血液暗淡,周身老化的极其严重,几乎要坐化在岁月中了,但在他体内有一团光不熄,那是一团血精,起初柔和,到最后越发的璀璨。

这是他经历的第一次红尘死劫,他早已在大胆的尝试,初步探索与踏出了自己的路与法,以身体为山川,刻画场域,培育血液大药。

老化的躯体为山川土壤,早年特异截取的一团血精在身体场域中培育,到了而今,药香扑鼻,生命光辉绽放。

砰!

最终,楚风的身体破碎了,瓦解了,但是却也在血肉模糊间,有蓬勃的生机激荡,血肉重塑,充满生命力的身体重新组合了起来,他焕发出新的气息,强大的新生力量涌动向四肢百骸。

楚风活了过来,浓密的黑发披散,强健而如同仙金铸成的血肉闪动着晶莹的光泽,充满了惊人的力量,此时他精气神前所未有的充沛与强大!

“我活出了第二世!”楚风自语,与古书中的记载印证,他非常清楚自身的状态。

他很强,初步成功了,但是红尘仙的果位并未成就呢,在绝灵时代,他现在也只是又活出一世,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长生不死。

在接下来的岁月中,楚风揣摩各类进化经文,更是耗费心神研究场域,显而易见,他的路就落在了场域上。

在很早以前,就有人对他说过了,他在场域上的天赋更胜过修行天赋。

然而,成为场域这一领域的翘楚,领军人物,从来不是他的目标,便是如今也如此,他只是借助场域,要开创出自己不一样的进化路。

光阴流转,又是一生要结束了,楚风再次苍老,而这一次的寿命比上一世还要长,在这绝灵年代显得无比惊人。

此生,楚风以场域结合精神,在灵魂火光中构建各种场域符文,他藉此面对这一世的红尘死劫。

砰!

当此世接近坐化那一天,楚风的灵魂海炸开了,但是一颗晶莹的灵魂种子浴火重生,在衰竭的火光中生长,强大了起来,而后附着向苍老的躯体,轰隆一声,在很激烈与危险的蜕变中,他又获得了一次新生。

岁月流转,楚风一个人看遍大世的悲凉与孤寂,他所在的这片大天地中,也不知道换了多少代人。

他努力的活着,不断的对抗红尘死劫,很多万年过去了,他每次都在坐化前艰难而惊险的完成蜕变,终是活出了第四世。

当有一天,楚风再次走向那座小城,想去看一看楚康曾生活的地方,他发现,一切都变了,无比的陌生。

很多万年过去,对他来说是第四世新生,但人间却不知道多少个时代了,一茬儿又一茬儿的人老死,原来的城池都早已化废墟,在更远方,有一个强大的人类国度统驭着这片疆土。

事实上,这种国度都已经更迭不知道多少了,根本数之不过来。

数万年,普通人的世界变迁,早已是沧海桑田,大世浮沉,全都不同了,很难再找到当初的痕迹。

楚风行走在这片大地上的一座巨城中,比当年的小城也不知道壮阔了多少倍,城中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,摩肩擦踵,可谓繁华到了鼎盛。

可在这万丈红尘中,楚风只身行走,感觉到的只是无比的萧索,举世寂静,像是只有他一个人活着。那滚滚红尘中的人,都与他擦肩而过,又迅速远去,他一声轻叹,只身独往。

时光以不可阻挡之势前行,楚风自己都快遗忘了,究竟经历了多少世,最终他以山川为宣纸,以大天地为背景,泼墨自己的人生画卷。

山河被刻上了场域,成为孕育他新生的“母体”,最终,他成功了,以衰老之体走进去,以新生的仙体走出来!

再次新生的这一世他没有再衰老,他知道,连着活了很多世,不断化解红尘死劫,最终他成功了,一世比一世强,彻底晋阶到了红尘仙领域中,成就至强道果。

“我站在了新的起点上,终是要踏自己的路了!”楚风自语,早已扫尽所有的颓废,如今的他,信念强大无匹,哪怕自身实力还不够,但早下定决心,要扫平厄土,灭尽诡异!

只是,再回首,他也轻轻一叹,终究是找不到一个同行者了,早已没有同时代的人,举世茫茫,唯有他一人还在进化路上前行,绝灵时代极尽漫长,再无后来者!
上页目录下章